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会员服务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化工字典 | English
  • 当前位置:化工资讯 > 行业资讯 > 阶段性供需矛盾消退 锰硅硅铁回归理性

    阶段性供需矛盾消退 锰硅硅铁回归理性

    http://www.ntonfair.org.cn   更新时间: 2020-02-28 11:06:26   广发期货

      一、阶段性供需矛盾爆发,节后开盘铁合金逆势上扬

      2020年春节期间我国爆发新冠病毒疫情,病毒传播能力极强,自湖北扩散至全国各地区,为控制疫情的持续发展,自建国以来第一次延后春节长假,2月3日正月初十才允许复工。但疫情依然处于持续增长状态,因此大部分省市均推迟至正月十五才开始复工,且企业申请复工复产需经过严格的审批,而湖北作为重灾区则不断推迟复工时间。因此在全国大规模复工之前,物流运输、终端制造业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企业复工复产延迟叠加物流运力下降的双重冲击对下游制造业产生强烈的冲击,2月3日节后首个交易日大宗商品全线下跌,市场悲观情绪蔓延,而锰硅硅铁则逆势上涨,硅铁在2月5日涨至6150高点,锰硅也涨至6700元。究其原因,在于疫情爆发所引发的铁合金阶段性供需失衡。

      疫情爆发的时点与我国传统春节长假重合,往年春节长假期间大量制造业工厂员工返乡过节,上下游工厂开工率均出现季节性下滑,合金产业链处于供需两弱状态。而疫情爆发延迟了企业复工复产,锰硅主产区主要是内蒙、宁夏、广西、贵州,硅铁主产区主要分布于内蒙、青海、宁夏、陕西。尽管从主产区分布来看铁合金产能主要集中在西北和西南地区,非本次疫情传播重灾区,但由于疫情爆发与春运窗口期重合,人口流量相当大,因此全国大部分高速公路出口基本处于封闭状态,铁路运力也大幅下降,对下游仍在维持开工的钢厂的原材料采购造成较大的阻力,包括合金、焦炭等原料持续处于消耗库存状态。

      而对于合金企业而言,部分硅铁企业兰炭库存告急,陕西兰炭无法大量外运,锰硅生产企业也面临锰矿、焦炭等原材料不足的困境。原材料供应不足使部分合金企业降低生产负荷,合金供应阶段性下降,部分合金大厂顺势大幅上调2月钢厂招标价,河钢2月硅铁招标价6900元,环比1月大幅上涨750,招标量1050吨,下降863吨;锰硅2月招标价7200,环比1月上涨600元,招标量2.6万吨,下降600吨。从钢厂招标价可以看出,2月合金的阶段性短缺大幅推升了合金价格,对于钢厂而言为解燃眉之急接受合金高报价实属无奈之举,因此钢厂也减少招标量以度过这段非常时期。短期内疫情造成的合金产业供需差是推升盘面价格的最核心原因,但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2019年合金产业属于供应宽松状态,关于2019年铁合金基本面分析,笔者2019年产业链年报有详细分析,此处不再赘述。

      二、疫情红利逐渐消退,铁合金回归宽松基本面

      硅铁方面,1月内蒙、宁夏、青海、甘肃四大主产区产量36.45万吨,环比下降4%,全国平均开工率60.56%,环比12月增加2.11%,产能利用率55.05%,环比增加2.85%。1月全国硅铁产量小幅下降,由于统计口径剔除了部分僵尸产能,开工率以及产能利用率实则有所增加。由于疫情爆发及春节长假在1月末,合金供应下降的关键时期在2月份,因此1月产能产量数据未能完全反应出疫情对合金带来的影响。春节期间共停炉9台,涉及月产量1.54万吨,占比也仅为硅铁全国月产量的不足4%。从铁合金在线统计的春节期间硅铁产能变动来看,停产的产能较少,难以对全国硅铁供应产生较大的影响,预计2月硅铁开工率将不会有明显下降,而由于外来员工返工需要隔离的原因导致实际工厂产能利用率下降幅度或将大于开工率,2月四大主产区硅铁产量或将下降至34万吨左右(统计口径剔除陕西省,因此陕西省主产75#硅铁,主要用于金属镁冶炼),低于18、19年同期,但绝对值量依然较高。

      锰硅方面,1月全国锰硅产量92.41万吨,环比减少7.08万吨,同比增长5.39%,主产区除了广西开工率出现大幅下降,内蒙、宁夏均基本持稳。1月全国锰硅产量有明显下降,贡献最大减量的是广西地区,当月产量下降接近4万吨,占减量的超过50%,主要因为收到了南方地区成本上涨的冲击。一方面是电价成本上涨,广西地区时值枯水期,平均电价增加,另一方面是去年年末大幅回落的锰矿价格有一定回暖,钦州港汽运费用也有一定增加,企业锰矿采购成本上升。锰矿与电费成本的抬升对本来利润就相对不高的锰硅行业带来较强烈的冲击,部分成本控制能力相对较差的中小企业已经面临亏损,叠加春节长假即将到来,从而选择减产或提前停炉操作。

      疫情对锰硅硅铁行业预计将带来一定减量,疫情何时得到控制尚未可知叠加原材料库存持续消耗也使钢厂迫于无奈接受2月大幅上涨的铁合金招标价,让铁合金价格逆势开门红。但从基本面来看,锰硅硅铁均处于供应过剩状态,2019年全国粗钢产量一再创新高,在需求大增的背景下,锰硅硅铁价格仍然下行,2020年钢材产量将大概率难以复制2019年的高值,对于铁合金需求端将带来更大的压力。

      作为锰硅合金成本占比最大的原材料,锰矿价格在2019年震荡下行,屡创新高的进口量与下游锰系合金需求疲软形成共振,高库存成为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11月份港口贸易商开始恐慌性抛售,价格大幅下跌,随后出现反弹但高度有限,但总比处于弱势震荡状态。

      从锰矿进口结构来看,中低品位锰矿进口量持续攀升,导致锰矿进口量绝对值增长速度较快,对锰矿港口价格形成较强的压制。而锰矿价格的波动对不同主产区造成了不一样的影响。内蒙地区大厂居多,锰矿采购议价权较强,离天津港距离也相对较近,因此主要采购模式以外盘点价远期合约为主,采购港口散货为辅;而宁夏地区深居内陆地区,主要采购天津港现货为主;广西、贵州等西南地区距离钦州港较近,以采购钦州港现货为主。

      在港口市场货恐慌性抛售的情况下,外盘远期点价的内蒙大厂成本优势消失,而宁夏企业采购成本则大幅下降。随着锰矿价格回暖,各地原材料成本均有一定的增加,但相对于成本比较刚性的硅铁而言,锰硅的生产成本弹性更大,价格波动区间也明显大于硅铁行业。今年锰矿进口量依然较多,港口库存仍然处于高位,锰矿价格大概率仍处于下行状态,锰硅生产的成本支撑也将持续下移。

      三、终端需求真空,钢材产量恢复缓慢

      疫情爆发同样对钢厂正常生产产生较大的影响,2019年粗钢产量创下新高,钢价也相对较稳,但受铁矿原料大幅上涨影响,钢厂实际生产利润走弱,板材甚至一度处于负利润状态。因此钢铁市场弹性大幅增加,如若终端需求出现下滑,高产量将直接转化为库存增量。

      而今年的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终端需求延后释放,钢材价格下跌也使钢厂利润直线下滑,已经接近盈亏平衡边缘。而物流运力下降及返工人员无法迅速复工使高炉产能利用率直线下滑,而终端需求真空期或仍将持续一段时间,预计钢价仍将承受较大的压力。而对于部分成本控制能力较差的钢厂而言负利润将难以避免,或将有更多的钢厂索性延迟开工以避免扩大亏损,高炉产能利用率恢复速度或将较为缓慢,钢厂将大概率向上游原材料压价。

      四、目前期货贴水较多,短期锰硅支撑强于硅铁

      从价格来看,目前铁合金盘面已经连续出现下跌,基差相对较大,锰硅硅铁卖交割并未打开无风险套利空间。但现货依然处于持续走弱状态,若后期基差逐步缩窄,硅铁将可能率先打开无风险套利区间,而锰硅贴水较多,短期内难以出现无风险套利机会。从绝对价格来看,尽管目前锰硅硅铁均处于贴水状态,锰硅贴水较多,价格支撑略强于硅铁,但铁合金现货落后于现货,且现货价格走弱概率较大,贴水未必能对价格形成较好的保护,预计铁合金将依然维持下跌趋势。


      中国化工制造网将随时为您更新相关信息,请持续关注本网资讯动态。

    文章关键词: 锰硅硅铁
    中国化工制造网信息客服热线: 025-86816800
    免责声明:中国化工制造网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或可靠性;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您自行加以判断并承担相关风险。
    ?